你的婚姻 需要諮商?

何時該考慮伴侶治療?伴侶中的一方感到不快樂、覺得與另一半失去連結,或是覺得需求沒有滿足,其實都相當常見。但他們可能不會選擇溝通婚姻諮詢,而是開始外遇;等到伴侶參加治療時,外遇本身會成為主題,潛在的肇因卻受到忽略。

財務歧見、性事疑慮等其他情境,也都是如此。顯然,伴侶不該等到進入危機模式之時,才參加治療;但該怎麼做呢?

伴侶治療的正確時機為何?

伴侶應該早在他們認為自己「需要」之前尋求治療。大多數專家相信,治療有可能是親密關係的重要一環。心理健康諮詢師歐弗史崔(Kristie Overstreet)表示,「伴侶間的大多數問題,一開始都是小問題,但沒有解決的話,婚姻諮詢問題就會愈來愈大。這也正是治療可以幫上忙的地方;治療可以提供一些工具和技巧,讓伴侶更能解決衝突。與我合作的伴侶大多會說,他們應該在幾年前就開始治療。」

心理治療師安德森(Kimberly Resnick Anderson)也同意,「每件事都有三面:他的、她的,以及真相。在伴侶覺得再也無法有效溝通之時,客觀的第三方有可能正是關鍵。」

婚姻及家庭治療師葛里尼歐─丹頓(Ashley N. Grinonneau-Denton)建議,不要將治療視為危機的解決之道,而是視之為健康生活的一環。她表示,「每對伴侶都應該採行預防措施,以維持關係的健康,就像上健身房一樣。如果伴侶不練習關係和情緒上的『肌肉』,會變得虛弱無力,讓關係面臨更多受到傷害的機會。」

看更多:結婚前 先弄清楚伴侶怎麼看5個問題

伴侶治療的過程中會發生什麼事?

每位婚姻諮詢治療師都不同,但還是有些共同之處。第一次治療中,治療師會著手了解伴侶,討論伴侶希望改善的領域並設定目標。部分治療師會為伴侶安排在下一次治療之前要完成的功課;心理治療師曼維茲(Samantha Manewitz)表示,「就我的經驗而言,最理想的狀況下,大部分事物都是在我的辦公室之外完成。」

治療有助處理哪些問題?

伴侶接受治療的理由各有不同,但就我的經驗來說,除了外遇之外,最大的理由包括性、溝通、金錢,以及結婚、成家等人生重大變動。如果其中一人有可能會影響關係的問題(例如憂鬱),或是覺得兩人的關係陷於停滯,也都可以考慮伴侶治療。

治療可以提供一個安全的空間,討論敏感主題。性治療師莫蘭(Michael Moran)表示,「正如一般人可能會陷入負面的關係循環,伴侶也可能會困在負面的性循環之中。我會對伴侶說,當他們的性愛很值得,他們就會有更多性;因此,我們得探索兩人之間有什麼樣的阻礙。」

溝通也是伴侶的重大疑慮。但單只是更常與對方談話,並不是解答。心理學家納瑟札德(Sara Nasserzadeh)解釋,「有溝通,也有有效的溝通。雙方都必須覺得自己有被聆聽、撫慰、尊重和關心。我們會分析舊有的溝通模式,並以更合理、更有效的模式取而代之。這全都是與伴侶一同進行,而且緊貼著伴侶的日常生活脈絡。」

你也可能會想在經歷人生重大變動和過渡期時,尋求伴侶諮商的支持。安德森表示,「結婚、首次成為父母、遷居、換工作、失業、小孩長大離家、處理外遇、擺脫成癮、照顧年長父母──這些變動全都有可能影響伴侶間的平衡。治療可以讓伴侶有機會討論這些變動、儘可能縮小破壞,並思索特定變化對兩個人的意義。」

此外,治療亦有機會幫助伴侶脫離困局。

諮商師瓦德利(James C. Wadley)表示,「治療讓伴侶討論他們的感受,表達關係無法滿足他們期待的地方。通常,兩人會找出一些共識,並繼續這段關係。只要雙方都願意妥協,讓兩人的需求都能滿足,『被困住』的感受就有機會改變。」

看更多:鄧惠文/伴侶總是冷回應? 或許你說話的方式有問題

如果有一方拒絕參與,該怎麼辦?

這在伴侶治療中相當常見。開口的方式不同,也能帶來不同的結果;莫蘭表示,「與另一半深談,告訴對方為何你想參與伴侶治療。不要只是突然提出這個想法,然後強迫對方參與。」

如果另一半還是很猶豫,記得,你可以自己參加治療。單是這樣,亦有可能帶來好處。婚姻及家庭治療師尼爾森(Marissa Nelson)表示,「與其等待不想參加的另一半,自行參與治療,亦有機會帶動自我提升和個人成長。」猶豫的另一半可能會因為你的正面改變大感驚艷,進而決定參與治療。

如果你覺得自己的經驗已激起另一半的好奇心,記得讓他們知道,他們也可以自己一個人參與治療。心理治療師德爾朱迪斯(Constance DelGiudice)解釋,「通常,讓他們知道會有一個安全的空間,有人會聆聽他們的心聲,而且目標並不是怪罪誰,猶豫的另一半或許就會覺得,可以安心地參加治療。」

看更多:為什麼我們在愛裡這麼沒安全感?《情緒勒索》作者新書告訴你

治療應該持續多久?

這個問題沒有適合所有人的單一解答。那取決於伴侶和他們想處理的問題;部分伴侶可能只需要幾次治療,就能重啟關係,有些人則可能會持續治療數年。一般來說,等到兩人已達成目標、覺得已獲得足夠技能,有信心一同渡過關係中的起起落落,就可以停止治療。(黃維德編譯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