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瑩穎遺產管理人 告大學諮商社工未阻凶嫌謀殺

芝加哥克利佛德法律事務所(Clifford Law Office)日前代表章瑩穎遺產管理人(the estate of Yingying Zhang),向伊利諾大學諮商中心(University of Illinois Counseling Center)兩名社工人員提出民事訴訟,訴狀指出,因為這兩人的疏忽,導致克里斯汀森得以綁架殺害章瑩穎,該訴訟將向被告尋求補償性與懲罰性賠償。

原告以章瑩穎遺產名義提出的這項民事訴訟,也將克里斯汀森列入被告,他曾在2017年3月向上述諮商中心求助,在接受諮商時,他曾表示自己對連環殺手有「非理性的興趣」。

這項訴訟是由克利佛德律所代表章瑩穎的遺產管理人德寧(Daniel Daneen)向聯邦法院提出,德寧也是麥克林恩郡(McLean County)的一名律師。

章瑩穎家人律師貝克特(Steve Beckett)說,10日才看到這件訴訟,「這件訴訟與我為章家所做的事情沒有任何關係」。另一名章瑩穎家人律師王志東則說,他已經在協助章家人與克利佛德律所溝通聯繫,但他不願對此案置評。

有關克里斯汀森曾向學校諮商中心求助的訊息,一開始是由其辯護律師提出,當時辯方想針對諮商中心沒有給予克里斯汀森足夠照顧,而想要求專家作證,進而避免他被判死刑。

辯方之前提出的動議顯示,克里斯汀森在2017年3月21日曾去中心接受婚姻諮詢,在此之前他已在接受抑鬱症及睡眠問題的治療。

他向諮商中心當時提供諮詢的實習生說,自己有濫用酒精與藥物的問題,也出現想當連環殺手的興趣,而在退出香檳伊利諾大學博士項目後,加上結婚九年的妻子提出「開放式婚姻諮詢」建議,尤其讓他沮喪。

根據該名實習生的筆記,克里斯汀森還說「有過殺人的想法」,他解釋,為了落實想法,他曾購買一些殺人用的物品,但已經退貨,實習生建議克里斯汀森找其他人諮詢。

九天後他再度回到中心與另一位社工談論他的婚姻諮詢問題,他暗示自己可能會自殺,但後來又說「現在感覺好多了」,對方轉介他與另一名有臨床執照的社工諮詢。他向這名有臨床執照的社工說,「最近一直思考謀殺」,尤其反覆思考如何殺人然後逃脫,還曾購買「可用於運輸及處置屍體」的物品,但後來都丟掉了。